饿死君

想试试更温柔的故事(´•ω•`๑)

【FGO】罗什曼那劝我别进英灵座

*犹豫了一下还是发吧【虽然又废又颓还ooc

唉,我后悔了。

唉。

唉。当初罗什曼那劝我别进英灵座,怎么就没听呢。

现在说这些,你还是站在这儿,来到我面前了。

所以说,这就是我后悔的事啊。

进英灵座的大多也就是为了愿望机——不介意的话,也跟我说说你是为了什么?不过我多半知道那个理由是什么了。

知道的话,就不做赘述。

你怎么会后悔的呢,我觉得你不会的。

我也以为我不会——就算后悔答应出走森林也不会后悔这个,偏偏我后悔了。

进英灵座的大多也就是为了愿望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也来了,但她若是来了,一定是为了同个缘由——我有这自信,相信她、相信悉多。

天上人间有这许多没法子计数的豪杰...

【FGO】祝福

*平行世界的咕哒子和穿过来的安老师。ooc注意


新年钟声的尾音刚刚响过。

藤丸和一同过来的朋友互相问候过了,就打定主意要一个人回家。

是2017年了。几分钟前天上飘起了雪,她伸手接住了一片,是今年的第一朵雪花。落在掌心里倏地化开,凉得激起心底埋藏的兴奋。刚过午夜的街道漆黑如墨,只有每隔十数米立一盏的灯杆与常日无异,像晚上八九点时候一样地亮着。藤丸四下张望一番,见路上除却她自己再无第二人,两旁民宅也少有未熄的灯火,便大着胆子跑到聚光灯一般的光柱下面,小心又小心地在尚完整的薄薄一层雪上印下一个脚印。她今天出门穿着厚实的靴子,边缘圆润可爱,印出来的痕迹也叫人喜欢。

稍微慢点儿回去...

兼桑太甜太好吸了。刀界第一甜👍

【堀兼】青年

 @考试必备2B铅笔  @诗人唱给夜莺偶尔换你来听 这两只想看的新选组现世系列【没有系列

*傻白甜现pa,人设请见http://69622951.lofter.com/post/1d2d97ad_788703d

*青年节相关【虽然略过期ˊ_>ˋ【日期采用国际青年节8月12日

“哎,今天是青年节来着。”

“……你想说什么……”堀川状似不经意的一句话,让和泉守陡然警觉起来,把手里握着腰的黑猫捏得吱哇乱叫,伸出来的尖爪子险些要抓到他的脸上。

这反应就像突然被家长问到藏起来的试卷的小学生一样。堀川托着腮帮儿,细细察看和泉守兼定瞬间变得僵硬的表情和...

【FGO】无聊的星期二

*突发傻白嫖。经过ooc加工处理的安老师和凑不要脸的咕嗒子【很有可能是真实的我

“我说, 你这里水温设定的是多少啊?”浴室门口传来不满的声音。

“嗯?”于是藤丸只能又折回才刚离开的厨房。热水器安装在厨房连接阳台的墙上。“六十度啊。哎哎你要是洗完澡的话,记得穿干的那双鞋再出来啊!”

“你就不舍得设得高一点儿?亏你是个女的,这点热水竟然就满足了。”男孩儿站在门槛上看向厨房的方向,一边拿毛巾胡乱擦着头发,还是体贴地换了拖鞋。藤丸走到他面前:“那就去吃饭吧?也不知道你的口味,随便做了一些。还希望安徒生先生赏脸呀。”她是匆忙过来的,手上的隔热手套还没脱掉。

“嗯。”安徒生应了一声,越过...

2016年终总结

*咸鱼的一年【。

*爬墙无数,四处留坑

*等考完试先把稿弄完【总之先试试

【1月】

咸鱼

【2月】

蜂须贺虎彻本不是这样性格的人,至少在浦岛面前不是,但是任凭谁面对家里一只只出不进的大型Neet也不会有好脾气的——浦岛不算,浦岛还在念书,他只管念书就好了。

“是说,浦岛喜欢了低年级的小姑娘了?”大型Neet难得有精神支起腰来,抓了一把瓜子儿到手上。

“我……我觉得是。”浦岛把脸埋进膝盖之间。

“人生苦短,喜欢就追。想当年你大哥我也是——哎蜂须贺你干什么打我?”长曾弥捂上了自己的后脑。

“你当年怎么。”

“我忘了……好像也没啥。”长曾弥的兴致突然萎了。蜂须贺每次这么斜睨着他...

【灵能百分百】人造的

*动车上的无聊摸鱼。超粗糙超短打【。

*无cp,主灵幻


你好,我是灵幻新隆,本世纪倍受瞩目的天才灵能力者。现今在调味市经营着灵异现象相关的相谈所,收有徒弟一名,名叫影山茂夫。在我两者的通力合作之下,已成功解决数起非常规事件,受到众多委托人的一致好评——本来应该是这样的。我不得不把这些话记录在纸本上来时刻提醒自己这些事的真实性。这些都是真的,本该如此——我又自己念叨了一遍。

从某个时候起,我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来:灵幻新隆凭什么待在这么个地方,待在一群大概称得上超厉害的人物身边呢?说不定是有谁安排好的。这个想法一经出现就收拾不回去了,在有限的脑腔里四处乱蹿,甚至是爆炸了。为了什么、为...

手写摸鱼【。

*如题,用来练字加练打字的【。

“等等、龙套!等一下——”灵幻朝力场中心跑去。

一团漆黑中,两个空荡荡的白洞转了过来。

“龙套!”他又喊了一声,带着苦味儿的空气冲进嘴里,直逼到嗓子眼儿。推着他、阻止他前进的力道变小了。

“师父?是师父吗……”一声试探性的询问。在空旷黝黑的空间里,空气的流动如疾风骤雨,寻常的对话声音而今被打碎在风里四散,灵幻竟抓住了这其中细微的一缕。“是我啊、龙——套——你师父在这儿呢!”

“醒醒龙套、看清楚点儿,根本没什么值得你大动干戈的。”灵幻艰难地摸到影山茂夫身边,他的没来得及扣上的西装外套和领带倏地飘飞,在暗流中抽打起他自己的脸和影山的发顶——他不得不出手制止...

【茂灵】次话完结

*没有mob出场的一点短小的前日谈【发生在本篇《最后一话》之前一些的故事【链接http://69622951.lofter.com/post/1d2d97ad_c51eb16

*标题很随意orz

*彻底结束了【

灵幻停在门口掏了一会儿钥匙,开门进屋。相谈所里沉淀了几天的仲春气息挤进鼻腔,让他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喷嚏。这个十数平米的出租屋的一切陈设还和他前几日最后一次见到时一样,现在有点灰蒙蒙的了。像他前二十几年的人生。灵幻去洗湿了一块抹布,把茶几,客用沙发,还有他自己的勉强上得了台面的老板椅擦干净。干完这些,他又把抹布上的黑灰洗去晾上,在他的小空间里无所事事地溜达了几圈儿。相谈所整整数个工作...

1 / 4

© 饿死君 | Powered by LOFTER